现在还能够依稀可以听见蝶衣对小楼的哭诉,“我要跟你唱一辈子戏,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叫一辈子……”看这样的电影是要流眼泪的,还要掺上几颗泣血的红豆,男人恋上男人原本就是一种悲剧,疯魔之于现实也是格格不入,现实本就是铺满灼热煤渣的环形道,粗糙的不忍触碰,奈何有人还要于煤渣子路上硬栽上几棵樱花树,制造出唯美爱情与艺术人生的幻境来,于是就有了樱花落,伤心满天涯的悲剧。沧海月明,鲛人落泪,落尘的人世注定成就不了蝶衣的梦……
现实本就是铺满灼热煤渣的环形道。    完美只是存在于唯美之人的心里,纯粹的艺术境界,超脱现实性别界限美丽的爱情只是一场凄美的梦,梦醒后,该面对的还得面对,人总得生活在现实里……
    虞姬的舞步仍是绝美,蝶衣乃是虞姬的真身,奈何肉体身的小楼,解不了她对他的一往情深,奈何肉体身的小楼,终究不是气壮山河的楚霸王。
    一曲霸王别姬唱的凄美,曲终,人亦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