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网友认为《亲爱的》不仅触动心灵,更是直指社会弊病,针砭时弊,但我认为体现的更多的是情与理的博弈与协调。在片中可以看到理也是法律之于人情的冷酷,而人情也会在某些时刻借由先天的“情感”优势超然于理之上。
    其中李红琴是典型的代表,由法律铁证过的“拐卖者的帮凶”刹那间变身成受人情袒护的家破人亡的帮扶群体。角色转换之快,只在于导演引导的角度突然的变化。但李红琴在转换角色的路途中并不孤单,原本令观众怜悯的一直作为她对立面的“寻子团”,在影片的后半部分也露出了“疯狂”的一面。寻子心切的李红琴,看到儿子就在路边,不顾危险冲下正在行驶的汽车,紧紧地抱住了儿子,而“寻子团”的成员眼看着他们都认识的“人贩子”公然来抢孩子,纷纷围上来对李红琴一顿拳打脚踢。这时一直跟着剧情走的观众不禁会为李红琴叫屈,觉得她更加得可怜,一方面转头不由的痛恨起半个小时前还在怜悯的如今却像疯了一样的“寻子团”的人。可冷静一想,他们与理打人触犯了治安条例,但与情他们没有错。他们的一生基本都被人贩子一手给毁了,面对“恬不知耻”的拐卖罪犯,换做任何人都会一样的冲动。
    片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道理,那观众究竟该恨谁?导演陈可辛帮我们做出了解答:我觉得整个故事的主题就是这样,荒谬的地方就在于天意弄人,没人对,没人错。黄渤找到他的儿子,结果赵薇跟她的女儿变成受害者,要怎么办呢?

    由于时间原因没能实现国庆前立下的“豪言壮语”——国庆档看遍黄渤的三部大作。首先看的是最符合国庆喜庆氛围的《心花路放》,本来很有兴致写一篇打包黄渤作品的影评,可看过《亲爱的》之后,打消了这个念头。真实事件的力度、再度演绎的克制、赵薇的胆大、佟大为的“自赎”、黄渤的里程碑、陈可辛的温暖…终究《亲爱的》分量太重,其他作品的”逼格“略逊一筹,以至把《痞子英雄2》抛至脑后天边。
    话说回来,《亲爱的》好看却感觉奇怪,因为你会感动,但泪水不多;痛快,又无从宣泄;尖锐,又充满希望;温暖,却满是悲伤。而本片在故事结构上犯了商业电影一大“禁忌”:故事进行至一半,前半部的主角黄渤刚从“拐卖儿童”的赵薇的手里抢回儿子,接着把观众的情绪转换至赵薇的视角,她跟她的“女儿”又变成了受害者…然而感觉虽怪又犯禁忌,却没有影响电影的品质。偏偏这个禁忌也是导演陈可辛想要的:“这就是我想拍这个的理由,是当初看原型纪录片最打动的地方。”

人情把观众整蒙了

温情却把悲伤整满了

结构把反派整没了

    在《亲爱的》中,几乎每个人物都找到了幸福的归宿。但每每幸福姗姗来迟后,幸福的生活却都一闪而过,悲剧却紧接着伴随而来。历尽千辛万苦找到孩子的田文军夫妇,却发现孩子已经不认识他们了;李红琴失去了“两个孩子”,却发现原本不能生育的自己却意外怀孕了,然而必然要遭受道德的谴责,受尽命运的折磨。
金沙娱城app官方下载,    最悲情的当属“寻子团”团长韩德忠。他的前辈生几近完美,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还生了个大胖小子。不过还没激动多久,在一个高档社区里他的儿子失踪了。不过韩德忠并没有就此一蹶不振,而是抖擞精神凭借着雄厚的经济基础、乐善好施的高贵品质组织起有着独立口号和队歌的“寻子团”,他们的宗旨是帮助每一个团员找回自己的孩子。偏偏田文军夫妇是第一对也是唯一一对找到孩子的团员,韩德忠同样沉浸在田文军夫妇找到孩子的喜悦兴奋中。可是没过多久韩德忠陷入羡慕甚至嫉妒田文军的情绪中无法自拔,不惜违反自己制定的找到孩子前不能再要孩子的团队制度,又要了一个孩子。但是这一举动不仅没能让他的纠结的心得到一丝缓和,反而因为破坏了团队制度开始深深的自责,而且在为新生儿开具出生证明时,却先要他开具前一个失踪孩子的死亡证明,遭到了双重的心灵折磨。
   《亲爱的》虽然悲情,触动人心的桥段有很多,但是导演并没有一味的煽情,连赵薇都说:“剧本比电影要感人得多,导演拍的很克制”。导演陈可辛通过对剧情节奏的巧妙安排,把泪点集中在不多的几个地方集体爆发,得以让观众找到情绪的宣泄点。其中一处是赵薇偷跑进福利院爬上高高的排水管与“女儿”隔窗相见,女儿的小手紧紧抓住窗棂无助的哭喊着“妈妈,我要妈妈。”此刻,观众与片中母女一起瞬间泪崩,尤其是初为人父人母的80后们触动更加深刻。
    陈可辛说:“这个戏,确实是非常悲观的,整个剧情到最后是没有出口的,那我唯一找到就是佟大为这个角色,让他产生变化、讲一些话。我是个悲观主义者,但是我是一个乐观的人,因为我觉得我生命里面还有很多好的事情。我觉得人生多苦、多悲剧,但是只要人间有情那就还可以活下去。”总之《亲爱的》是一部感动不矫情、尖锐不露骨、温情不煽情的典型陈可辛式的电影。
    那么问题来了,煽情技术哪家强?China Hongkong Peter Chen

    陈可辛的父亲从知道他下定决心当导演的那一刻就一直跟他说:千万别拍没有反派的电影!商业电影就是把所有观众的情绪集合在一个点,那个点就是对付反派,这样最容易把观众从头到尾带入了。过去陈可辛拍爱情片,他说“爱情里哪有反派?”这次打拐题材《亲爱的》在微博上引起一片义愤填膺,但结果唯一的坏人却在电影中“缺席”了,观众的情绪其实就堵在那儿了。
    如果非要再找出一个“反面典型”的话,那就要数“唯一反派”的妻子李红琴了(赵薇饰演)。她知道“儿子”是丈夫拐来的,丈夫在死前告诉她“永远不要去深圳。”(孩子是在深圳拐走的),可以说她就是人贩子的同伙。剧情也是沿着丢孩子的田文军夫妇(黄渤、郝蕾饰演)在公安机关和“寻子团”团长(张译饰演)的协助下成功的解救出孩子,将人贩子及其帮凶一并抓获并依法处置。可大快人心的结局却因李红琴“小女儿”横空出世戛然而止,剧情急转方向——李红琴“小女儿”同样来路不明被强行送至福利院,以至“骨肉分离”,影片后半部分的剧情也走上了李红琴的“寻女”之路。就这样,全片唯一一个与反派沾边的人物,在情理上也彻彻底底的成为了可怜人。
    其实在拍摄《亲爱的》的时候,几乎完全尊重真实事件,陈可辛承认《亲爱的》并不是一部规规矩矩的商业片。用陈可辛的话说,“这个戏结构很怪,对观众来讲很不习惯,因为它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是相反的。”
但陈可辛太相信原型故事和这个剧本,他希望观众观影后能像他当天在看纪录片时候的情感一样,被震撼到。所以陈可辛任性了一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